• 第 3 部分(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躺在那里,喘着粗气,二人瘫在一处。

          良久,道宇方打起精神,搂过周寡妇,又在其粉脸了亲了几口,方才相拥睡去,不题。

          且说道宇,与周寡妇,贵梅,都已得手,久而久之,亦觉乏味,寻想着:“这家子只有二妇人,何不让你典卖了财产,与我一道回我老家去,我亦可得银两细软,不妄在此辛苦一场。”又一想:“这老妇人,倒成了拖累,要他寡妇去做甚?不如让周寡妇典卖了房产,再伙与贵梅盗去银两细软,结伴而去,让那老妇人落个人财两空,岂不乐哉!”

          这日,道宇便对周寡妇道:“亲娘,我看你媳二人,日子亦不好过,不如典卖了房产,随我同去老家,我妻子已逝,可续你为妻,我儿子亦可娶得贵梅,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再说我们亦可长相厮守,恩爱白头,快活一生。”

          周寡妇觉得在理,连连点头称好,又道:“等我物色好卖主,便典去房产,与你同去。”

          道宇道:“亲娘,勿要c心,我已物色停当了,只管快快出面商讨才是。”

          周寡妇道:“物色是何人?”

          道宇道:“就是同乡赵官,他一心想买去搞些生意,何不高价典与他?”

          那妇人道:“依你便是,不如我们这就与他商量。”

          二人便去寻那赵官,一见赵官,周寡妇便说明来意,赵官好生欢喜。商讨良久,以八百银子成交,事后,赵官便设宴款待那一家子与道宇,周寡妇、贵梅、道宇遂赴宴,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二回二人畅欢寻j计

          诗曰:

          祸y福善理无讹,反笑j人作孽多;

          恩怨岂无酬志日,满门只寻财色计。

          且说这日,寡妇将店子典与赵官,然赵官早看好店子生意,心中甚欢喜,遂摆下佳肴美酒,宴请那寡妇三人,席间,觥筹交错,好生热闹,赵官劝道宇多吃了几杯,多有些醉意,贵梅遂扶道宇睡去。

          那寡妇见之,不得言语,摇头长叹一声,道:“入暮残年,日子怎么熬得?”遂与赵官罗嗦几句,各自回房去了。

          且说贵梅,将道宇扶回房中,欲抽身出门,不想被道宇紧搂干杯中,挣脱不得,便对道宇道:“怎生得如此,婆婆要是知晓,可不得了哩。”

          道宇笑道:“知晓又怎么,恐他打骂你不成?”

          贵梅不语,道宇又道:“我的亲r乖乖,真的傻得可爱,那日我与你在灵棚行那云雨事,早已被他察觉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