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部分(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在那种完全的回归中刘贝拉激动地发现,两个女人在一起居然会产生如此让人刻骨铭心的感受!居然会如此水融情投意合!她陶醉了,面对佳妮梦幻般的表情,幸福以泪水的形式满溢而出……

          可是,就在刘贝拉慢慢习惯了那种神秘快乐的生活,并尝试着把自己的爱完全倾注到佳妮身上的时候,佳妮却被一辆逃逸的汽车从胸前碾过……

          办完佳妮的丧事之后,贝拉的心一下子空了。她把自己关在黑暗的屋子里,直到一个月以后才慢慢恢复元气。然而一种深深的自责却已植根心中。她觉得佳妮的意外死亡是老天对她们那种不能公开的感情的惩罚,是因为她们两人之间有了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上天才从她身边把佳妮接走的。若是她能够控制自己,在感情发展到水深火热的时候紧急刹车,也许佳妮和她都能够走出婚姻的y影,重新抬起头来投入火热的生活。可是她没有能力控制自己,她将对男人的失望乃至绝望寄托在一个柔弱的女人身上,放纵自己在她温柔细腻的怀里哭泣欢笑,并且以为的确如佳妮所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女人才懂女人。

          可是她最终获得的却是流不尽的眼泪!

          30

          仿佛是为了向陈教练显示什么似的,马霓裳是开着她爸爸的出租车去驾校的。尽管她握方向盘的双手汗水已经流成小河,两条胳膊僵硬得像绑了两条木g,整个后脊背麻木得几乎血脉不通,她还是咬着牙硬撑着。她的父亲,一个高大的出租车司机,气急败坏地坐在副驾坐上,不停地吸着烟。

          “方向盘打多少就得回多少,不能打完就算了!那样不是要像螃蟹一样横着走了吗?”

          出租车司机将香烟叼在嘴上,粗鲁地抓住女儿的小手向左一拽,那辆别克在路上倏地拐了个s,惹出后边车辆一阵阵愤怒shubaojie的喇叭声。

          “挂上档扶着方向盘走就是了,我就不信开个车能比做几何题都难!”

          出租车司机不满地瞪起眼睛,恨铁不成钢地叫道。

          马霓裳咬着牙,满脸都是汗水地紧盯着马路,连路上的一块小石子都像是跟她做对,想绕过去偏偏就压上去,她将车子开得像只受伤的癞蛤蟆,在路上又蹦又跳。但她还是紧闭着嘴巴坚持着。

          在陈希礼勒令她下车,让蔡琴心开车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就在心里对蔡琴心起了狂怒shubaojie的诅咒。一瞬间,因为美貌而让她羡慕的蔡琴心,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角色。她发誓一定要练好车,好让那个狗眼看人低的见了女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