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哪来的追兵?

          又是谁在追他?

          至今,艳娘仍不知晓。

          她只知道,在那次毫无保留的激烈欢爱之后,她昏了过去,然后在翌日醒来时,发现自己全身酸痛地躺在温暖的被褥中。

          只是……身旁没有威斯。

          艳娘知道那绝不是梦,因为梦不会那样的真实,真实到她的身子还留有高潮过后的痕迹,真实到她小小的绣花鞋上沾满了井中的泥土……

          他应该是安全了,否则她不会安全地躺在自己的床上。

          所以她不想再追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因为她明白,再想下去,只会让她的生活完全变调,让她在寂寞与泪水中度过一生……

          所以她努力让自己学会什么叫遗忘,学会什么叫释怀,在那股偶尔强烈到让她几乎不能呼吸的相思之苦袭上心头时,走上街去,尽量不再想起那些早该遗忘的一切。

          这天,当艳娘又装扮成公子哥儿,像个游魂似的低着头,在她与威斯第一次见面的娘娘庙口游荡时,一个陌生人突然窜了出来!

          她的尖叫声还没出口,那人便用布堵着她的嘴巴,再蒙住她的双眼,硬将她扛到马车上……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艳娘明白,此时此刻,再多的挣扎与哭喊都无济于事,所以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马车上,任由绑架者将她带往未知的目的地。

          要钱?还是要命?

          在马车行进之际,这些问题不断地在艳娘脑中盘旋,但她没有答案。

          马车,似乎走了很久很久,久到艳娘的腿都有些酸麻了,才缓缓地停下。

          马车停稳后,艳娘又被人扛了起来,在一段不短不长的路后,她终于被丢在一张软软的毛毡上。

          虽然看不见也说不出,但听着关门声,艳娘知道,扛她的人出去了,可紧接着又有一阵杂沓的脚步声,既而,她的眼前重现光明。

          艳娘警戒地望着四周,就见几个姑娘将她团团围住,打量了老半天后,才在某人的哟喝下动作起来。

          别再磨蹭,主人就快回来了!

          这一声令下,有的人去端水,有的人拿衣服,有的人……一个个忙得像什么似的。

          怎么回事?艳娘还是不明白。

          她只知道自己易容过的脸被洗净了,身上穿的男装也被脱掉了,整个人被塞进了飘满花瓣、充满香气的浴桶里。

          没有任何衣物蔽体的艳娘,就只能用双手围着x,望着眼前忙碌不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