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8 部分阅读(1/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芬豢矗且桓龀さ梅释反蠖闹心昴凶樱约憾运廖抻∠蟆?

          男子见海青脸的茫然,赶紧自我介绍:“我是严总啊。上次我们在健身房见过面,我还教你怎么操作跑步机的,哈哈。”

          海青终于想起来了,是的,有这么个人,是豪景花园的老板,不知他到此有何贵干。

          当下海青摆出职业微笑:“你好。严总。你是送小孩来上课吗?”

          “是的,是的。我儿子在这里学了三年的钢琴了。平时都是我前妻送他过来,今天她有事,我正好顺路经过这里,就送他上来,结果这么巧碰上了你,真是有缘呀,哈哈。对了,你贵姓?也教钢琴吗?”

          第63章遇见了谁22

          “哦,我不教钢琴。”海老师看他这样“见人熟”,感觉很不自在:“严总,你忙吧。我要给学生上课了。”说完,点点头,也不待严总反映过来,就转身进了教室。

          第二天上午10点钟,50几个人准时坐在了琴行的会议室。余珠声色俱厉地主持:“阮老板因为家里出了点事,近来对琴行的管理有些放松,我们在座的部分同事也非常的不自觉,看见有机可乘,工作就散漫起来,迟到早退成了家常便饭,这非常的没有职业道德。我昨天和海主任商量好了,在阮老板恢复精神返回琴行之前,由我全权负责琴行的切事务。海主任负责天籁动漫公司的切事务。希望在座的各位严格遵守琴行的各项管理制度,出现问题后要积极主动地向我汇报,以便我及时替老板作出决定。待老板精神有所好转时,我亦会将这些问题以及处理结果向他汇报。”余珠边讲话,边朝大家瞪眼睛,脸上的两条浓眉扬扬的,犀利得可以和街道上修剪草木的大剪刀相媲美。

          “海主任,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吧?”余珠个人滔滔不绝地讲了个钟后,敷衍下海青。

          海青听了余珠的这番长篇大论,心里只觉得说不出的怪异,可是又找不到她的漏洞,切似乎都顺理成章:老板病倒了,琴行的第二领导人余主任挑起了管理的担子。当下海青听见余珠叫她的名字,只得摇摇头:“没有。”

          “好,散会。”

          大家边你拥我挤地走出会议室,边窃窃私语:“哼,还以为自己是老板娘呀,真可恶。”

          “简直是野心勃勃。”

          “温老师,你小声点,别让她听到了。”

          “听到就听到呗,大不了不做了。我统共才两个吉它学生,每个月奖金少得可怜,工资还不够塞牙缝。她还当我们也是小学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