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 部分阅读(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出去买盒烟。”我刚想说我这里带着烟,看张胖子那眼神,就把那个鼓鼓的包放到他身边,拉开门出去了。

          我站在院子里,想了会儿,叹了口气,就抽出支烟来,点上,郁闷地抽着。

          孟男男曾对我说,如果有天有钱了,就投资建个卷烟厂,专门生产吴乃牌香烟。我说你舍得把我用火烧掉?她说,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吸进肺里,藏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过了半个小时,张胖子和局长同学出来了,张胖子告了别,上了车,我看看那个包瘪了,就问:“糖衣炮弹发射出去了?”他说行了,回去给人家找个借口吧,别让人家无法交差。

          我给莉姐打电话,说了此事,莉姐问,你要我怎么办呢?

          我说,我发个邮件给你,你打印出来,盖上单位公章,再发给市区公安局,然后打个电话给他,施加点压力。莉姐说行。我说,你定要保密,别让外人知道了。

          我让莉姐发去的传真是这样写的:

          区公安局:

          惊悉我报记者菇雪在贵区采访时,受到污辱和谩骂,继而遭到殴打。贵局非但不能保障新闻工作者的采访自由,保证记者的人身安全,不能查明事实真相,反而无端以伤害他人的罪名拘留菇雪同志,我报对此严重关切。

          我报已委托律师广州医院著名医师前往贵局就所谓菇雪同志伤害他人事进行调查,并已将此事上报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华记者协会。

          我报要求贵局迅速查清事实真相,并要求贵局确保菇雪同志的人身安全。菇雪同志在贵局停留期间发生的任何问题,贵局都必须负全责。

          贵局如不能迅速解决此事,我报将与贵省省委省政府进行交涉。

          特此函告。

          南方报业

          二〇〇〇年十二月二十日

          两天后,我去接出了菇雪,她看到我,就趴到我怀里大哭起来。

          我拍了拍她的肩,说,好了,听话,别哭了,咱们回家。

          过了几天,我和张胖子再次去表达谢意,请那位局长吃饭。那位局长对我说:“兄弟,这回你可是拿大奶子吓唬我们这些小孩了!”

          电子书分享网站

          吻别烟台22

          1999年12月28日,是报刊发行的截止日期。菇雪风风火火地跑到我办公室,说:“总部打了10多次电话了,让我们马上把来年征订数报上去。”我说:“点也沉不住气,再等等,再等等,再等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