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篇(1/2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

          唉!做男人不容易,特别要在两个女人之间左右逢源。

          谁叫我有一个美丽的妈妈秀珍和对我痴情的太太美珍。两个阿珍,给我艳福

          无边。但是,俗语有云:最难消受美人恩,这份优差,教我疲于奔命。

          小珍看见我结婚之后,消瘦起来的样子,心疼起来,终于对我说∶强儿,

          你们怎么搞的,怎么把你弄得没神没气的?

          妈,你说到哪里去了?没什么。

          没有么?这是什么意思?新婚燕尔,你们晚上没有做什么才怪。你也不是

          那些克己禁欲的人。还有,给你说了多少遍,在美珍面前才叫我做妈。我们在一

          起时,就不用叫我做妈了。

          我怕一不小心,在她面前叫你做小珍,会露出马脚来。

          不管你把我当是谁也好,我希望这样安排是最好的。

          这个安排,男人一定会赞成的,齐人之福,做梦也不敢。但这正是我的老

          婆小珍的好主意,她要我讨个老婆,给她生个孙子,于是,造就了我和美珍,

          医生护士结良缘的佳话。这是出于母性的光辉和伟大,处处为儿子的幸福着想。

          不过,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特别是把独子养大的寡母,对儿子太过爱护

          了,舍不得把儿子送给外人。结果,最痛苦的是卡在中间的儿子。

          你呷她醋吗?这是你的主意啊!我有意是剌激她的神经。

          她果然发作了:我相信了,相信了,连你也耍赖了。我为你做了那么多,

          不巴望你会对我更好,反而把责任都推在我身上了。是不是嫌我老了?有了个年

          轻貌美的老婆就不要我了?认命了。她竟然在我面前哭起来。

          男人其实不怕女人嚷着要上吊,最怕是她哭。我手足无措,只能伸开手,要

          把她抱在怀里。她初时不让我碰她,我看得出这是她矫揉的姿态,目的是要我哄

          她。女人就是女人,要男人哄她,就算她是你的老妈也不例外,而我不介意哄我

          心爱的女人,因为这是低成本高回报的投资。我低声的陪了不是,她就软绵绵的

          倒在我怀里。

          我用衣袖擦拭她的泪水,我捧着她的脸,亲了一亲。她勾着我的脖子,把我

          拉近她。她在我耳畔轻轻的说,像个小女孩的声调∶我们从来都未分开过,这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