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家巷(1/3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已经是上一个世纪的事了,话说江南水乡某镇有一户姓施的人家,施宅的大门口面对绿何清池,后院门口与周姓及李姓另两户宅院相向成巷,当地人称之为三家巷。

          本故事就由小巷三家宅院中的一位年轻人讲起。

          施家大宅中有大小厅房十馀间,却因家人俱出外远居南洋,只住着二十岁施家的独子施世韶和平时照顾她起居饮食的一个老女佣。

          世韶有两个在小巷里由小玩到大的孩伴,名唤周海山和李铭泽。铭泽和世韶同庚,海山比世韶小两岁,虽住在小巷的周家,却经常睡在施宅。海山虽是个男孩子,却生得比女孩子还可爱,所以世韶和她有个特殊关系,日头同窗共学,夜里睡在一起,就像小两口一般。

          这一年,施母为儿子的婚姻大事回国几天。有三姑六婆介绍镇东人家的女儿丽鹃,年方十八,生得白白净净、又嫩又俏,十份标致。世韶虽和海山有不可告人的勾当,但对女人一样也有性趣,相见之后便动了淫心,于是也不经自由恋爱、互相了解一番,就把这椿亲事定了,择吉日用花车迎娶过门。

          新婚之夜,宾客散去后,新房中遂成二人世界。灯下细看新婚妻子容貌美如花,世韶心里非常喜慰,亲手替她卸下新娘子打扮,更加妩媚动人。只见她长发披肩,水汪汪双目黑白份明,配上一对柳叶蛾眉;粉面桃腮,恰似出水睡莲;小口樱桃、红唇薄薄;十指尖如嫩笋,腰如杨柳、摇曳生姿;一对脚儿生得小巧玲珑、脚趾齐整的露出拖鞋,步履轻盈、摇曳生姿。

          丽鹃就灯光之下秋波一转,看见世韶也是个英俊美貌的男子,心中暗自得意。夫妻二人满心欢喜,各自脱去外衣上床,熄灯钻入棉被。

          世韶性欲狂发,淫兴勃勃,底下的一根肉茎硬如铁。用手把新娘子一摸,浑身与棉花相似,趐胸已袒露,两粒乳房饱满弹手,只是睡衣犹未脱下,摸至下身,哪阴户凸如小丘,由裤腰探入,更觉肥美可爱。

          世韶道:“阿鹃,怎麽还不脱去睡衣内裤?”

          丽鹃原是个知情的女子,在家做女儿时,早与她十五岁的小侄有些不清白的混账,见丈夫问她为何不脱裤子,不由得心中一阵骚痒,阴户里头淫水早已流出许多,却假意说∶“羞人答答的,人家怎麽好意思自己脱下来呀?”

          世韶哪管她三七二十一,忙用手替她褪了下去,把阴户再一摸,触手恰似一个刚出笼的大白馒头,热烘烘、软绵绵、鼓蓬蓬,十份可爱。世韶牵着丽娟的小手儿,让她把阳物握在手里,约有五、六寸长,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