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七章昭王之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楚国诸公子中,有子西、子期、子闾等,皆为昭王庶兄。昭王年幼为君,多靠这几位兄长的帮衬和扶持,加上母后孟嬴的谋划,才坐稳了王位。后来阖闾和伍员、孙武率军攻楚,楚国战败;昭王西逃随国,历经磨难辗转归国,都多得几位公子之力。

          而在城父的行辕内,昭王已将灯尽油枯。

          他靠在木榻上不住地喘着粗气,面皮焦黄,眉心还透出一种暗青的晦色。两边的侍女一脸惶恐,戚戚然望着这位曾经年轻力壮、虎背熊腰的君主,现在已经被不知何方妖怪折磨得如此奄奄一息。

          坚木的褐色地板上,长跪着一人,身着宽袍绯衣,头上的斗形高冠已经挨着地面,臀部倔强地高高撅起,这样伏地长跪的礼节,在这种并不正式的场合,显得十分突兀。

          “你,你为什么不同意!你为什么……”昭王颤巍巍地指着地上之人,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看来二人早有一番唇枪舌战。

          “大王虽然没立太子,但熊章年纪已长,其母为越姬,可以为君。老臣愿意尽心尽力地辅佐他!”

          “哎!寡人能够坐在楚国国君的位置上,都是仰仗王兄之力。昔日蒙先王错爱,这君位本来就是王兄的,现在寡人把王位还给你,有什么不妥呢?”

          “一国有制,一家有规;先太子建被废,君王又是先君亲自册立的太子。既然如此,就是我子西的主子,就是楚国的王!”

          “王兄何必如此固执?寡人没有半点做作之意。寡人八岁为君,岂不知年幼为君的弊端?”昭王鼓舞起精神,他必须安排好这些事,不然。这个国家会出乱子的。

          “王兄你看,我们南面是如狼似虎的吴国,夫差威服南越,现在又有北上之意。吴楚世仇。楚国曾经败在吴国之手。这个大仇至今未报。还有,晋国现在逐渐恢复了稳定。只要晋国内部团结起来。这将是一个更加可怕的对手!晋国是没有其他国家能够打败它的,除了它自己!”

          楚国还没有从战败的阴影里完全走出来,本来这次昭王亲征,就有通过和吴军一战。重新找回楚国的自信,把畏惧吴人之心从战士们的心里洗刷掉,让楚国这头雄狮重新站立起来。但是天意弄人,昭王出师未捷,却身染重疾。

          昭王权衡利弊,为了楚国的早日振兴,他希望自己的兄弟们来执掌楚国的权柄。而不是自己年幼的儿子们。

          “臣不愿为君,王勿再言。这样吧,大王问问子期的意思如何?”

          昭王无奈地挥了挥手,道:“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