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一石二鸟因关情二(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她不禁心中怏怏,回屋后呆坐了半天,心绪不宁,定不下来,感觉心里慌慌的,连换几件衣服,然后坐看婢女们做女红。一名年老仆妇跑来向她耳语了几句,管丽一听,顿时呆愣住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眼中蕴有恼恨之意。

          她感觉众婢女看她的眼光似乎一下子全变了,也无心看女红,双手托腮看铜镜沉思。

          约莫申时初,琴心才姗姗过来,手拿着一方木盒。

          “妹妹久等了!”老远看管丽,琴心先不好意思地说。

          “姊姊能来,就是给我天大的面子!”管丽急忙起身相迎,还叱骂婢女们怎不早早通报,让她迎晚了。管丽的笑容十分可掬,本是琴心来求她教弹唱的,现在倒反过来,成了给管丽面子了。

          琴心听了暗自得意,印象中,这可是管丽第一次对她这么恭顺。自管丽一来,变成了她俩共享陶谦。这管丽不像她在枕畔崛起,凭的是色艺双全,她几乎就顶不住甘心做小服低。天幸管丽伤了,又兼之对陶谦脾性还未摸纯熟,故而陶谦又把心思暂移到她这边。天可怜见地,让她抓住这一重大机会,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开花结果。

          今天她更得陶谦放话,这事定了!下月祭祖后就将其扶正,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陶谦为示清廉,身边仅两房小妻。正妻亡故后,陶谦有意扶正一名年轻小妻。小妻在家中的地位,比妾好点,但和正妻相比,二者不可同年而语,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正妻是家庭主妇,可以随意辱骂惩罚小妻,甚至把她当成下人使,小妻只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无条件服从正妻。正妻可以直呼小妻之名,小妻、妾和奴婢一样,须称正妻为女君或妇主甚至主人。

          琴心也是苦命人,曾作为人家小妻,成天被责骂打罚,受尽屈辱,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天幸遇到陶谦看中她,用尽各种心机手段弄到手,也把她从暗无天日的苦难中解脱出来。正因为如此,她对正妻与小妻的这种云泥之别体会最深,又先入为主,离正妻仅一步之遥。谁曾想,半路上却杀出个管丽!

          现在好了,一切都成了定局,管丽已不放她眼里。一路上她还想着,要不要拿前夫家女君折磨她的法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好好整治下管丽。尤其看到管丽那颀长曼妙的身影时,更生出妒意,“狠狠给她些小鞋穿,只要她乖乖地服贴我了,我还好好地待她。”

          琴心有种说不出地畅快,接触到管丽目光时,就晓得她已得了消息了。那是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目光,充满了恭顺与崇敬。以前,她就是用这种目光看前夫的

          ↑返回顶部↑

          目录